钟悥。

站在痛苦之外规劝受苦的人,是件很容易的事。

#卡菲休人物相关分析#

-第四话 离笼-

OK,玩偶小丑,可以取消“远视之眼”了。

呵呵,这个没落的贵族也终于蠢蠢欲动了呢。

〔咿嘻嘻〕

嗯,这家伙我好像分类在了E级驭魔师里……

有了,前协会会长之女,爱丽莎•希尔维娅。

……

看来是时候通知BOSS了。

“雏鸟已经离巢。”

-

*爱丽莎离家出走的当天下午便遇上了米拉扬,情报送达应该是非常及时的。

*有给驭魔师进行系统的分类,通过言语中推算得出应该至少有ABCDE五中分类。(应该是只按照魔物及精神力的强弱来分类,并不把智力经验等外在因素作为划分条件。)

*好像并没有可以去记他人名字的习惯。(称米拉扬为“MY BOSS”,未选择效忠前称之为少主。称组织中的其他人为他们所冠名的感情,称爱丽莎为“雏鸟”及“那位小姐”,看过卡牌之后才知道所监视之人爱丽莎的名字。)

*一直在玩的卡牌中应该是各种驭魔师的资料。其中至少包括驭魔师的“等级”姓名及样貌。

*由115话中得知这是米拉扬第一次从卡菲休的印像情报中看到爱丽莎。也就是应该监视爱丽莎并没有多长时间,情报应该可以让人看到当时发生的情景和听到声音。

*个人认为远视之眼的能力应该并不是在毫不相干的地方看到对方的影像,而是有一定范围的“清晰化”所看到的东西。这是玩偶小丑的能力,当时卡菲休是在树上发起这一能力的,要是在极远处就可以看到的话应该没必要有这一行为。也只是个人推测,不排除别的可能,比如说在极远处也可以看到在树上不过是因为卡菲休个人习惯使然等。

*身上与小丑类似的黑白主色调的衣服并不是融合之后的样子,应该是个人爱好。

*虽然有可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我还是整理了出来。爱丽莎的卡牌上面标有红桃四,也许是伏笔也许是随随便便的东西但鉴于卡牌有作为线索出现过而且经常会看到所以还是弄了出来。个人对卡牌一窍不通,所以就这样吧。

*“也蠢蠢欲动”有可能说明其他相关的驭魔师也在监视范围内,当然,仅仅只是推测。


-十八话 杰克与豆藤-

呵,不解她为什么如此拼命?这也没办法。

催动他的,是她那堆文森特的“爱慕”之情。

对“失去了心,只靠理性来思考的你”来说,“爱慕”是一种无法理解的感情啊。

我说的没错吧,“MY BOSS”?

-

*卡菲休比米拉扬稍微高出一点(不算帽子)。或者是因为卡菲休踩了高跟?身高差距不算太大。

*与米拉扬的关系很微妙,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虽然卡菲休称呼米拉扬为“MY BOSS”但是就我看到的而言,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像传统的“上下级”的关系。

在卡菲休靠近米拉扬的时候看得出米拉扬的表情并不算是很放松,甚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还有一层细汗,应该也是对两人之间上下级的概念和对方随性的态度有一定程度的怀疑,亦或是不太能够认可的。但这并不代表米拉扬不信任卡菲休,这是我想要强调的一点。他们之间相处的“度”无论是语C还是单纯的写文,我认为要拿捏好还是要下一番工夫的。

*言语和动作都很轻佻而且自己所做的事好像并没有刻意去“征求”米拉扬的同意。但就我个人的感觉我认为卡菲休还是对米拉扬抱有极大的兴趣的,这种兴趣促使着他在很多时候愿意去以自己的方式帮助米拉扬以及和米拉扬进行交流。

在后面的漫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卡菲休对于邦尼的态度近似于爱理不理甚至对他的所作所为直接说到“无聊”,对邦尼的求救也是视若无睹,他对于周边的事情并不是很上心,或者难听点来说都可以算是漠视了,但他会愿意插手他所感兴趣的事。

*魔物引路梦魇是靠手里的武器来对艾克蕾尔进行攻击的,一击就让对方昏厥并且解除了融合状态。

*就我个人的感觉的话我认为卡菲休是戳着米拉扬的雷点在提示着米拉扬他所看到的是什么东西,虽然后来还有反问米拉扬但是显然他对答案并不是很感兴趣。对米拉扬的了解应该比目前出场的大多数人要多。

*追加:恕我疏忽,脸上的水渍也有可能是雨滴,但是不排除会是汗水的可能,这点就看大家自己的理解吧,愿意相信哪种说法就相信哪种说法。


-第九话 稻草人-

哟,真是精彩的生存观啊。

现在的小孩真不能小看。

唉,有预料之外的人加入了游戏也没办法,算了,反正影响不大。

虽然你那套生存论调挺实用的,但你们俩的旅途还是到这里为止吧。

晚安。

-

*卡菲休所评价的价值观和那套生存论调简单的来说是指利用驭魔师的个性让他们互相争斗以争取生存的机会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卡菲休对此好像抱着认可并且觉的可行的态度,思维方式是明显把个人放在最前列的,对与自己无关和不感兴趣的东西都不是特别在意。

*明显是一直尾随这米拉扬的,在他们走后马上就出现并且用魔物解决掉了那两个小孩子,并没有因为对方年龄尚小和遭遇一类的而对他们抱有同情之类的感情,说话的时候就顺便下手了显然是不打算在孩子那儿耗费太多的时间。

*可以不带感情的对陌生人问安,我认为他的话并不是出于礼节性和习惯,而只是下意识的想到并且以此来终结与对方的谈话而已,虽然对对方的话语有这一定程度的认可,但好像并没有把那些东西真正的放在心上。

*这里的活动应该没有征求过米拉扬的同意,只是单纯的按照自己的方式解决的而已。

*按卡菲休的话来分析,他对事情的发展应该是有着自己的看法和预测的。对什么东西会影响到重要的事情的发展和行动有着自己的评估,会在自己认为应该出手的时候出手,在自己认为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时候也是抱着几乎置之不理的态度,偶尔也会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处理一下发生的小问题。

*这一场旅行对于卡菲休而言好像就是如他所说的一般是“一场游戏”,但这并不代表这件事情不重要,我认为游戏的玩乐感在卡菲休生命里感兴趣的事中也是占了很大比例的一件事情。


-十九话 疯狂者-

哦,这个文森特以前完全没有召唤能力啊,试过很多次都失败了。

身边只有这个叫艾克蕾尔的一直跟着他。真是个可悲的试验品啊。

〔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做?〕

〔燃烧灵魂来观看别人的经历的“灵魂回燃”,果然和你的称号很吻合呢,“疯狂”——卡菲休!〕

哎,“疯狂”是很常见的情感状态,请别说得我好像很另类嘛。

你看,因生存所迫而疯狂,因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而疯狂,因才能平庸,渴求力量而疯狂,这些不都是么。

欣赏灵魂因疯狂而美丽的火光,是我最大的乐趣啊。

别担心,我魔物的灵魂法术只是让她休克,让灵魂这样回到身体里就不会死。

比起这个,BOOS你还是现实一些比较好。“尽量不伤害对方”之类的想法还是扔掉吧。

我不插手,你的战斗就会拖下去,闹大了,引起“他们”的注意就不好了吧?

说起来,我开始理解BOOS为什么计划和那位小姐一起旅行了。她确实挺有趣的。

旅途开始就碰上了“一样以振兴家族为目标,却堕落了的文森特”,哈哈,她一定触动不小。

那只雏鸟究竟会成长为什么呢,让我拭目以待吧。

-

*灵魂回燃:通过燃烧灵魂来观看他人回忆的能力。及时放回身体就不会造成死亡。

*“真是个可悲的试验品啊”,依旧是看不出对对方有惋惜感的话语,但是“试验品”说明了卡菲休知道文森特参与了组织正在实施的计划,这应该是在他离开组织后才发生的事,所以他现在仍然对组织的实验有所关注或是监视。

*一路尾随米拉扬,在对疯狂进行举例的时候每一个例子都对应米拉扬和爱丽莎一路所经历过的事件。他有在以自己的方式去观察,从各种细节中捕捉到“疯狂”。

*明明知道会一直跟随爱丽莎一行,但是好像只是“只身一人”,并没有携带生活用品,甚至连伞之类的都没有准备(所以在这一话里一出场整个人都被雨淋了一身),我认为是个性使然,或者说他有个时候比起自身的细节状况更看对重大局观的把控,前提是那是他所感兴趣的事。

*旅行中的落脚点不明,有可能是依靠魔物的能力在安全的时候回到固定的据点也有可能是就地寻找落脚点,或者直接是类似于风餐露宿一样?总之看各位自己的理解吧。

*虽然看上去在自顾自的说这话但实际上其中还是有考虑到米拉扬的感受,比如说那句“别担心”。

*有对自己行为进行解释,并不只是单纯的“看不下去了”或是“处于个人乐趣”,而是有目的的去做出行动,也算是在帮助米拉扬把控着局面,并不是很多人对卡菲休理解中的“他不过是全程打酱油围观”而已。

*对组织有所戒备,应该是出于米拉扬要做的事和他们的身份来进行考虑的。

*有就事论事的对米拉扬提出建议或者警示,虽然是反问句但是依旧不在于求的对方的回复,似乎认定了对方会接受并且认可。

*并不觉的“疯狂”是有别于其他感情的感情,似乎不太喜欢或是赞同这种感情和自己被可以的区分开或是区别对待。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和感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似乎特别欣赏人们因为疯狂而做出的行为,或者对疯狂这一感情就抱有极大的兴趣。

*对事情有着自己的观察看法和预测这一点在他对爱丽莎和文森特相遇的评价里再次的体现出来,而且似乎打算对这次旅行所带来的一系列事件奉陪到底。

*对米拉扬的实力有这一定程度的了解,在观察战斗时应该对次此战斗时间也有所估计的。

*应该是从这儿之前不久对爱丽莎产生了兴趣,认为爱丽莎是一个算是有趣的人。

*还是没有称别人为本名,叫出别人名字是多半是在观看具体信息的时候。

*对事物的观察很透彻,做事非常干脆。对米拉扬的了解综合来说应该算是漫画中现存人物里来说最深的了,就个人看法。虽然他们的感情估计也就一般一般或是一般都还没达到。

*在最后离开时召唤出玩偶小丑卡牌化渐渐消失亦或是离开了,个人认为是瞬移之类的能力的几率要大过于隐身之类的。


-四十五话 无法到达的终点-

唷BO——

〔什么事?卡菲休。〕

跟你开玩笑真无聊,为什么断定是我?

〔正常人敲门一般不会只敲一声。〕

呼,说话真难听,亏我一直在车顶上警戒……

开进雪原后就搞得一身积雪……

〔关于这个区域你知道点什么吗?〕

对这儿我也一无所知哦。我进来是汇报另一个问题的。

你们喝茶时,我在乘客中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威胁。

“绝望”也在这趟车上。

〔这个女孩吗?我没有印象。〕

她是我离开组织后,顶替上来的。

接到“懒惰”的报告后就跟踪来了吧。

(啊,樱桃。)

进入雪原前她坐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

一直在喝咖啡,没有什么贸然的举动。

……在观察?这么说是个策略型的敌人吗?

不完全是哦,她的实力也非常强悍。

如果绝望真的全力攻击,我估计——你撑不到一分钟就会被消灭。

〔!〕

〔能拖一会儿就行了。到时候让……赛伊连带她逃离就好。〕

嘿,牺牲自己吗?真感动。

不过会这样考虑也难怪啦。

BOSS你知道自己是——无法陪伴她走到终点的。

在那之前,你会先走到自己生命的终点。

(咯吱。)

不说沉重的咯。我回上面了。

期待你和绝望的正式照面哟。

〔……〕

-

*题图中卡菲休所划出的红色英文单词是joker,中文意思是小丑,还有伏笔。

*绝望的卡牌上并没有和我爱丽莎的卡牌一样标记名字和等级,只是张带有照片的卡牌而已。上面的字母是黑桃Q。

*似乎对能被猜测到的结果感到无聊,但是有可能对对方是如何猜中的保持着好奇。

*敲门只敲一声,不觉得自己和普通人有什么不一样,虽然说米拉扬的话难听但似乎并没有在其他地方上表现出介意。

*从对话中可以看出卡菲休一直对组织一直保持着监视,并且对组织的干部很了解。

*并不是那种只顾着自己完全没有在察言观色的家伙,从米拉扬的我没有印象这句话说出口后卡菲休给出的第一句话可以看出。或者说有可能是感觉较为敏锐。

*对接触到的人的能力是有所估计的,对自己接触到的事物也有着一定的预测。

*即使没有表现出大程度的与别人看法的相同,但是却也是明白很多事情和话该如何定义。比如说离开前的那句“不说沉重的了”。

*一直在车顶监视者爱丽莎一行,依旧没有带任何可以遮蔽的物件。

*对于十年前的大灾变后产生的这个景点并没有过多的关注,本人直接说了“一无所知”,就个人看法觉的从目前来看比起景点之类的东西他好像更喜欢去了解人。

*好像对樱桃这种水果有点感兴趣的样子?至少不算是讨厌,能够在与人对话期间毫不在意的干自己的事,却也有在听对方说话。而且最后叼着樱桃走了。

*给情报的时候直接把绝望的那张卡牌飞了出去,米拉扬也熟门熟路的接住了,应该是比较日常的交往方式。

*虽然直接说出了BOSS会一分钟之内被消灭这种话,但在最后却说期待他与绝望的见面,总觉得他对战斗这件事并没有明确帮或不帮的立场。

*米拉扬似乎也觉的卡菲休不会在战斗中给予支援,带着小姐逃离的工作在犹豫了一会之后最终还是说出了赛伊连三个字,似乎也并不觉的卡菲休会帮忙善后。

*好像对搭着肩膀孰视对方这种事情并不觉的尴尬。虽然随性但是还是隐约透露出了一种难以令人描绘的警示感。


*虽然可能会有人说这个和卡菲休关系不大,但是个人还是想把这个整理出来。

会五话五话的慢慢总结下去,毕竟有了这个的话不光是对磨卡菲休的各位,还是对磨别的角色和想要找单独一话出场的人的大家都有着类似于便捷查询的更好的寻找方法。

这是每一话中出场的大部分人物和携带魔物的总结。

第一话:尤佳莉(妖精半人马)、克法(悬浮雪球)、哈瑞斯、爱丽莎•希尔维娅。

第二话:尤佳莉(妖精半人马)、克法(悬浮雪球)、哈瑞斯、爱丽莎•希尔维娅。

第三话:尤佳莉(妖精半人马)、哈瑞斯、爱丽莎•希尔维娅(万圣猫)。

第四话:尤佳莉(妖精半人马)、哈瑞斯、爱丽莎•希尔维娅、卡菲休(玩偶小丑)。

第五话:爱丽莎•希尔维娅、米拉扬、神父(拼合天使)。


*在这里稍微说一下对语C中气的看法。总觉得现在有很多被称之为气好的人在“气”方面也是存在“因为优点而带来的缺陷”的,不过也仅仅只是个人看法,如果有明显的漏洞还请见谅。对于语C术语我不加以赘述,不过如果有希望接触而又不太明白的人可以问我,我会尽力的去解释,或者你们直接百度也行,甚至来的更快更准确。

顺便只有整理对话的时候不可以楼中楼,每一话出场人物的整理和这种纯看法之类的还是可以的。

那么在这里我要提出我的观点,我认为现在很多人对于“气场”的理解是病态的,或者说是对“人物”的总体感来说掌握不够。换一个最容易让人理解的环境来举例,就是在日常的语言戏中有些人只抓住和着重人物的一个最明显的特征来进行描写,使人物看起来可以更加的“显气”,虽然很多时候看起来的确是那样,他们会有很大的几率获得“即使只是语言也很有震慑力。”“哇,这只气场好棒啊!”“这只触!”的这种类似的评价,甚至有个时候你也会觉的他们很厉害,但我仍旧认为这样的“气”我没办法彻底的认同,仔细想想看,人物的个性并不是就那样简简单单一个层面就能诠释好的,就像如果卡菲休只会天天“MY BOSS”“MY BOSS”的乱喊乱叫,对除了米拉扬的人就只剩下了“无聊”或者无论是谁都视若无睹然后玩牌玩牌玩牌,我相信大家也是无法接受的。

你所扮演的人物并不单纯,你需要设身处地的为他也是为自己着想,你和他都有着非常精彩的里世界,你们的动作言语和习惯都是有特点的,但是并不是只有特点的。我希望大家能认识到现在我所认识到的这一点吧,虽然我的想法也可能并不成熟,但是这就是我想传达给大家的东西,谢谢观看。

*追加:看法比较严苛,大概更适用于正戏。


这玩意大概是坑了,等哪天卡菲休重新让我产生兴趣而且我正好不忙的时候在继续吧。暂囤。


评论(2)

热度(41)